追蹤
Wild Fire Music/野火部落
關於部落格
台灣唯一 有機音樂
野火樂集
Since 2002
有限資源的無限實踐
  • 1618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跨山跨海走江湖 大陸新民謠首度寶島放歌

南腔北調.民謠雕刻我的時代

2月14日【走江湖-大陸民謠寶島放歌音樂會】在海邊的卡夫卡舉辦記者會,所有歌手皆蒞臨記者會現場,並簡短的向記者朋友介紹自己。台灣樂評人 馬世芳說:「大陸這一代是受過詩歌洗禮的世代,我很佩服他們創作使用的音樂語言、對現實議題的關注,他們的創作抵擋得住時間的沖刷。或許三十年後,當你回過頭來看,這些民謠都會留下來。」

在記者會現場,周雲蓬說:「上次來台灣去了一趟鄧麗君的墓園,還祈禱了希望能再來台灣,沒想到這個願望很快實現了。」雲蓬並現場演唱由自己重新填詞的「望春風」;萬曉利一邊彈奏吉他、一邊吹奏口琴,唱了自己的創作「這一切沒有想像的那麼糟」;張佺、張瑋瑋、郭龍三位齊聲清唱了野孩子樂隊時期重要的歌曲「黃河謠」;另外,小河即興了一段歌謠,高亢的歌聲震撼了現場所有人,小河說:「家鄉的所有都會影響我的創作,像中原的遼闊,無論好的、不好的、快樂的、悲傷的,都會影響我的創作。」



周雲蓬等人,代表著新世紀中國最引人注目的音樂文化。他們漂流四方,靠一把吉他和歌聲討生活,以清新簡約的旋律、質樸、詩意的歌詞,訴說著真實世界的全貌。他們的音樂與創作,擲地有聲,有別於一般主流市場的泡泡糖音樂,中國知名樂評人邱大立 說:「現在,我們每年可以聽到幾百張新專輯,它們用各種華麗的辭藻和技術渲染著這個一捅就破的時代。我們只知道我們的身體需要什麼,卻不知道自己的內心需要什麼。如果周杰倫的中國風是防腐劑型的,那麼周雲蓬的中國風就是原生態型的。」

這幫子民謠歌手,從生活、從原鄉、從城市...,也從他們的生命歷程中,淬鍊出一篇篇厚重的詩歌,雕刻出一首首時代的民謠。周雲蓬,從工廠林立的瀋陽鐵西區出發,揹著吉他,坐上綠皮火車,全國各地到處跑。他成了新世紀的候鳥歌手,冬天去南方演,夏天在北方唱,春秋去海邊,彈琴、寫詩、雲遊四方。周雲蓬說:「那些久遠的年代、遙遠的地方,雖身不能至,然音樂可帶領你心神游四方。」

張瑋瑋、郭龍出生於七○年代工業城市,他們從在家鄉街邊彈吉他的少年時代開始,坐在夜晚的蘭州路邊講故事,一唱一和,一路揹著樂器步入成年。他們的音樂,既有工業城市里青年的鬱結傷感,也有西北人特有的熱情浪漫,樂手出身的他們 正在走向更為豐富的音樂之路。

八○年代,萬曉利找了一把古典吉他,每天練習八小時,把家裡的沙發都坐爛了。他的古典吉他專業考試竟然過了七級。可是後來他卻陰差陽錯地成為一名歌手;小河當了炊事兵,在廚房裡蒸饅頭,腦子裡正構思一首反戰歌曲。 

張佺曾做過長途汽車售票員、油漆工,也做過歌舞廳樂隊的樂手;然而,他致力回歸原鄉、取材原音、找尋自己的歌。1995年張佺於杭州成立「野孩子樂隊」,展現著西北部流傳數百年的民間曲調和黃河流域的音樂文化,並在音樂中追隨著大自然循環反覆的節奏,「野孩子樂隊」以獨特的音樂語言和嚴謹的創作態度,為中國新音樂留下了不可忽視的一路血脈。雖然「野孩子樂隊」於2003年暫時解散,但是張佺仍舊從事音樂創作,現在主要使用冬不拉和口琴等樂器演出。

美麗心民謠-走江湖.紀念限定盤

著名女詩人、導演尹麗川說:「他們是民間藝人,是城市和村莊的流浪者,靠手藝吃飯,為自己創作,為普通人獻藝。他跟藝術潮流之古典、前衛沒什麼關係,跟包裝、商業也沒什麼關係。他自得其樂,自食其苦。他不想改變這世界,更不想為世界所改變。」

當流浪成為創作,生活成為信仰,音樂成為伴侶,唱歌成為說話,就成就了這些音樂人的生命之作。野火樂集 總監-熊儒賢說:「我一直認為『民謠』是每個時代的人們『有話要說』的一個慾望表現,適合聆聽與閱讀,它是一個被沉澱下來的生活現狀,來自入世的觀察和流浪的旅途。」

致力耕耘台灣民謠的野火樂集,於2012年2月15日同時推出「美麗心民謠-走江湖」紀念限定盤合輯,收錄中國新民謠領軍人物周雲蓬等人12首經典創作歌曲,帶來黃河最質樸的歌聲。相關資訊請洽 野火樂集:(02)2741-8637,或請上【走江湖】活動網站專頁查詢:http://www.ignitefire.com/20120215young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